成都最新新闻-香港蒙面暴徒=ISIS恐怖分子!-世界上最大的海

  • 时间:

杨洪武因心梗逝世

放火燒人手段極度兇殘對於絕大多數香港市民來說,曾經以為ISIS的恐怖行徑離香港太遠,彷彿在敘利亞發生的戰火、流離失所的難民,以及恐怖分子的殘忍暴行,都和香港人沒有任何關係,香港永遠會繁榮穩定。

第一,燒死異見者,手段極度兇殘。ISIS經常發放用火燒死反對ISIS者的片段,而這一幕也終於在香港上演。僅僅是因為不同政見,僅僅是因為市民的理論,就遭到一群暴徒的包圍,進而被潑灑易燃液體、並放火燃燒。從電視直播上可看到,整個人瞬間變成火人,其場面令人毛骨悚然。企圖將一個政治異見者活生生燒死,怎樣的「民主鬥士」才能做得出來?意圖殺死持不同政見的市民,又是怎樣的「良知」才可以幹得出來?如此殘暴行為,已經不是普通的挑戰法治,而是對人類文明底線的踐踏。而這一幕就發生在號稱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」的所謂「聖戰」之中!

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在記者會上指出:「我在此嚴正向社會說,對這些肆意破壞香港的暴徒──你們的行為是不會得逞的。你們胡亂傷及一些無辜市民的惡行,是一定不可以爭取到你們口中所謂的政治訴求。」這些呼籲對暴徒是沒有用的,他們唯一聽得懂的語言就是「嚴正執法」,別無他途!

第二,散布黑恐怖,婦孺都不放過。過去五個多月,發生大量的針對普通市民的所謂「私了」兇殘惡行。而每一次的「私了」都被暴徒美化成「淨化城市」,其言行已經與納粹無任何區別。更令人怒不可遏的是,暴徒連婦孺都不放過,恐怖分子的大本營「連登」討論區,充斥着大量「起底」普通市民、起底並威脅警員及其家屬的群組。

然而,過去數月以來,尤其是昨天發生的種種暴行,香港人該醒醒了,香港社會雖然表面上仍然若無其事般正常運轉,實際上每天發生的血腥恐怖主義事件已經和敘利亞沒有任何差別。

除了堵路、破壞交通設施之外,暴徒在隧道縱火、向小學校巴投擲燃燒彈、襲擊毆打市民,甚至發生潑灑易燃液體並點火企圖燒死市民的極端惡性事件。這些惡行,還能用「追求民主」來形容嗎?還能用「和平理性」來描述嗎?這些蒙面暴徒及其所代表的罪惡勢力,和伊斯蘭國(ISIS)恐怖分子又有何區別?香港市民必須知道,現在警方要對付的絕非「手無寸鐵」的學生,而是蓄意要殺死市民的恐怖分子,如果不採取必要且有實質打擊效果的武力,這些暴徒必將會殺死更多無辜港人。

必須令暴徒知道流血的痛面對ISIS,西方國家會採取什麼態度?美國人會不惜一切代價予以殲滅,法德也會直接派兵圍剿,因為面對恐怖分子,任何的綏靖與妥協,只會釀成更大的禍害。但對於香港的恐怖分子,平日動不動就叫反對暴力的美國政客,為什麼不敢說話了?那些長期被美國豢養的所謂國際組織,此時又去了哪裏?這是否說明,他們對於反人類文明底線的暴行,有着可恥的無重標準?

(來源:大公報)責任編輯:Caroline

打擊恐怖分子,絕不可能讓步。你讓一步,暴徒就得寸進尺。只有讓暴徒恐怖分子知道流血的痛、只有讓他們知道暴力只會換來死亡,這場持續五個多月的暴力才會得到真正的息止。投降不會換來和平,投降只會招來更大的傷亡。特區政府的一切公權力,不用懷有疑慮,尤其是三萬人員的警隊,面對兇殘暴徒,你們開槍開得完全正確,法治和正義站在你們這一邊。

第三,毒品式洗腦,踐踏文明底線。ISIS之所以能吸引大量的歐洲青年加入「聖戰」,除了一些物質上的收買之外,更重要的是建立了精神上的灌輸,讓他們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就是「正義無比」的神聖行為。在香港,街上蒙面的暴徒,絕大多數以年輕人為主,為什麼這些人脫下口罩是一副「乖乖仔」面孔,戴上面具又是一副惡魔?為什麼對老弱的普通市民,他們可以下得了如此惡毒的手?本質原因,是亂港政客如黎智英、李柱銘、陳方安生、郭家麒、楊岳橋、戴耀廷之流,長期以來對年輕人進行的毒品式洗腦。他們以「違法達義」的歪理去削弱年輕人的法治觀念,進而用「不割席、不篤灰」去恐嚇反對暴力者,面對反人類、反文明的極端暴行,又以種種方式轉移視線。其所作所為,有如交給年輕人毒品,讓他們沉淪毒海!

就在昨天,當警員開槍阻止企圖搶警槍的蒙面暴徒之後,網上竟然出現該名警員的所有個人及家庭資料,甚至於,暴徒叫囂要學校裏面的「內應」將該名警員的兩名女兒拋下樓殺死。而類似的例子已經不勝枚舉,而那些被證實曾經做這類恐嚇行徑的教師,現在仍然逍遙法外,仍然在學校任教。暴徒及其幕後勢力,就是想以這種黑色恐怖,去達到恐嚇人心、以逞淫威的目的,這些手段和ISIS如出一轍。

今日关键词:南京高校强制晨跑